黔西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又是雨季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黔西南州信息港

导读

正是草长莺飞的暮春时节。  窗外,细雨霏霏。许是微风的吹拂,光洁的玻璃窗上突然出现了细密的水珠。一会儿,水珠就连成细线,把光洁割裂得面目全非

正是草长莺飞的暮春时节。  窗外,细雨霏霏。许是微风的吹拂,光洁的玻璃窗上突然出现了细密的水珠。一会儿,水珠就连成细线,把光洁割裂得面目全非。  “莫非老天也多情,窗也多情?那是情泪么?”我呆呆地望着窗外。其时,手中正攥着一个鼓囊囊的信封—那是伊的分手宣言。  当伊把鼓囊囊的信封教给我的时候,我惊呆了。“为什么?”我愚蠢地问。“不为什么,爱不需要理由,不爱同样不需要理由!”伊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向上翘了翘—那时刚强的表示,决绝的表示。我无言以对,默默地目送伊的离去。  就这么结束了么?我至今记得那个令人心碎的雨天,那个让我们走在一起的雨天。  那是一个生机盎然的春天,花红柳绿,红得眩目,绿得刺眼。天空却灰蒙蒙的,飘荡着几条雨丝。雨丝绵长、纤细,仿佛从高高的天空中一直垂挂下来,又仿佛把遥远的过去和幽幽的未来栓连在了一起。  “怎么还不来呢?”我撑着一把小伞,远远地望着。  说来惭愧,我暗恋着伊却一直没有勇气表白,只晦涩地说过几句不着边际的话。难得有这么次集体活动,说不定能突破也未尝可知。因此,一到目的地我就非常积极地小跑着来到街口,迎接先行一步的伊。  不知为何,伊一直没有出现。我不停地看表。  ……  终于,伊窈窕的身影在我的视野中出现。  我大喜过望,屁颠屁颠地迎了上去。但仅仅走了两步,我的步子就慢了下来,甚至有些发软。我分明地看到伊的身旁有一个清俊的男子。他帮伊提着袋子,极细心地替伊撑着粉红的雨伞。  “完了!”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伞不由自主地歪落在了一边。  雨渐渐地大起来,我却浑然不觉,我次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入夜,雨仍在下着,只是淅淅沥沥起来,打在芭蕉叶上刷刷作响。雨打芭蕉,是断肠。于是,尽管太白早有言在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但我还是在酒楼上举杯痛饮,结果酩酊大醉,让同事们瞠目结舌。  不料,正是这一雨季,给了我“狗急跳墙”的勇气,居然有了“柳暗花明”的喜剧效果。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我盯着窗外,只见细雨密密层层地洒落在梨树上,把梨叶紧紧包裹着,又透出一种更为亮丽的绿来。  就这样结束了么?我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令人快乐的雨天。  那本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只是天有不测风云,在我和伊登上鸳鸯山的时候,突然就下起雨来。我和伊飞也似的跑进破山神庙。看着对方的狼狈样,我俩相视而笑。那一刻,温馨极了。  雨还在下着,似乎一时半刻不会完结,我俩就撕门票为八瓣,玩起了孩童的纸牌游戏。看着伊专注的样子,我忍不住捉弄了她一次,在她纤巧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她顿时气急败坏起来,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一丝笑意浮上了我的脸庞,可厚厚的信封马上尘封了我的快乐。一切皆成过眼云烟,多说又有何益呢?  我猛一下推开窗,把厚厚的信封撕成碎片,向空中扬去。  雪白的碎片在空中飞舞着,雪花一般,美丽极了。 共 121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哪家的医院治羊角疯病好
标签

上一页:劝酒

下一页:明媚鲜妍能几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