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两会频吹风高收益债发行框架基本明晰

2019/08/16 来源:黔西南州信息港

导读

编者按:国内高债有望在今年上半年推出的消息,有如一石击水引起市场的热议。高收益债券的推出,对于中小企业的融资匹配、我国并购市场发展以及市场化

编者按:国内高债有望在今年上半年推出的消息,有如一石击水引起市场的热议。高收益债券的推出,对于中小企业的融资匹配、我国并购市场发展以及市场化利率形成,都有着极其深远的意义。中国版的“垃圾债”将会在何时开闸?信息披露、发行定价、投资主体、交易规则等将以何种方式亮相? 从监管层传递出的信息及业内人士的观点看,我国高收益债发行框架已基本明晰。

全国政协委员、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监事梅兴保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小企业发债融资推行还是要慎重,可以选择特别好的企业先行试点

■本报报道组 谢 岚

如何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困局的话题在本次两会中一直位列热门话题榜单前列。而作为中小企业多元化融资渠道之一,从去年末热议至今的高收益债券,终于有望破题。

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3月5日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积极发展债券市场被列入2012年深入推进的重点领域改革。同日,主席在两会间隙表示,争取在上半年推出高收益债,实际上叫做中小企业债,目前在发行办法、投资者条件等方面均需作出一系列安排,相关部门正在研究。

“中小企业发债我很赞同,特别是中小企业中效益好的、有成长性的这些企业来发债。”3月10日,全国政协委员、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中国银行监事梅兴保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其一直关注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并在本次两会上再次提交提案,呼吁通过改革和创新,从制度层面环节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问题。

梅兴保认为,目前我国对发债的研究管理还不够,存在审批过严的问题,因此应尽快就中小企业发债制定出相应的规范和办法来。

值得一提的是,小微企业中有大量是三农企业,由于农业投入大、周期长、风险大,融资问题更为突出。为此,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于3月10日在接受本报记者时亦建议,应该发行一部分农业债,以解决三农企业发展所需要的一部分资金需求。“当然发债的门槛不要那么高,另外希望其他面面也能够给予一些支持。”刘永好谈道。

发行大框架已定

继证监会主席郭树清透露高收益债问世时间表之后,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上交所理事长耿亮在当日举行的证监会系统代表委员新闻发布会上对高收益债发行的推进情况作了进一步的说明。

耿亮表示,上交所希望在今年上半年推出高收益债,主要面对高科技创新型小微企业。考虑到高收益债券的高风险问题,上交所将会对投资者进行适当管理,目前拟主要由机构投资者购买。而为防范有发行企业不能偿债的风险,上交所在推动高收益债试点的同时考虑建立偿债基金。关于偿债基金的来源,他表示正初步考虑由发债主体和上交所自有资金参与。

耿亮明确表示高收益债实行备案制,不审批。今后有可能形成一个发行高收益债的企业库。

不过,耿亮次日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目前高收益债发行的一些细节仍在设计中,例如向什么机构备案、是否需要评级等,还没有确定。

此外,牵头负责债券工作的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在两会期间亦表示,目前还在研究如何给中小企业增信,不仅考虑抵押方式,还包括担保、评级和偿债基金等。他提出,应当对偿债基金建立相应的评级机构,鼓励增信行为,还要有相应的担保机构,及地方政府的制度性安排。但有了相应实物抵押,有信用机构评级的同时,也可能会形成低风险,收益率也会大打折扣,因此须由有高度识别能力和承担能力的投资者来做这个事情。

为此,他还特别强调提醒:严格讲,高收益债应当称作中小企业私募债,定位于为中小企业服务,其“高收益”特征同样对应着“高风险”特征,仅称之为高收益债或高风险债都会对投资者形成误导。

考验风控平衡术

事实上,在肯定高收益债是目前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非常有效的途径的同时,监管层和业界在“吹风”中一直屡屡强调风险控制的重要性。

“现在的重要问题是研究如何有效地把握好支持中小企业发债和控制风险的平衡点,完全没有风险不可能,要把握住不能失控,不能花太高的代价。”全国政协委员、深圳证券交易所理事长征在参加证监会系统代表委员新闻发布会时就指出,中小企业私募债是两个交易所共同的事业,目标一致,在做法上尚不确定两个交易所之间会有何区别。他强调中小企业私募债允许出现风险,但不能失控,要按照中央“稳中求进”的要求推进工作。

全国政协委员、中金公司董事长则表示,高收益债也是高风险债。因此在发行时要让投资者充分了解风险性,将风险披露充分,让投资者在购买时知道风险所在。监管的重点是信息披露,要真实完备。

在李剑阁看来,只要信息披露充分,高收益债就是证券市场债券产品不足的重要补充。“且该产品是交易所债,统一清算,风险还是可控的。”

而梅兴保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中小企业发债融资推行还是要慎重,可以选择特别好的企业先行试点。

高收益债同样也将考验银行、保险等债券市场主力的收益风险平衡术。全国政协委员、光大集团董事长日前在“两会”间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将来中小企业私募债正式推出后,(,)是否参与交易要先论证,如果有利,就会积极争取。既要考虑收益,也要考虑风险,核心是把握一个“度”。

而同时兼任(,)副董事长的刘永好则直接“支招”。“一方面可以要求规定商业银行拿出一部分资金来专门支持三农和小微。”刘永好向本报记者指出,另一方面考虑到银行的风险问题,可以出台一些实质性的优惠政策鼓励银行,“譬如在存款准备金和税率方面有所不同。”

清洁面膜让面部呼吸畅通
北京电波拉皮去眼袋多少钱呢
云南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标签

友情链接